医生入口  |   患者入口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免费咨询
10分钟内回复

妙手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两性健康 > 性文化 > 现代性文化 > 女人与狗的故事 女人与狗的疯狂行为被卡住

女人与狗的故事 女人与狗的疯狂行为被卡住

作者: 时间:2015-05-11 10:41:26来源:互联网

  女人与狗的故事

  L姑娘跟我一样喜欢养狗,我同她本来没有什么办公室可以聊的话题,後来发现彼此将爱犬的照片放在身边,偶尔就开始交换两人平日与宠物相处的心得,久而久之便无话不谈了。

  似乎女性养的狗都是公的,可能属於异性相吸的缘故,我自己也觉得公狗的心思比较容易拿捏,而且结扎后不需要配种,总比随便就能生一窝小狗的母狗更容易照料。

  我所认识的C姑娘、L小姐同样如此。

  L小姐本来是个不婚族,养了一条大丹狗在家里,而且日日同床共寝,连她父母都说这样太过於亲昵,又说大型犬会弄脏套装,多次希望她别太宠那条站起来比人还高的大狗。

  身材娇小的L小姐与我的大学同学C姑娘一样,或者可以说,她家的大丹狗「老大」总会使我想起C姑娘养的大麦町「强强」,後者非常黏人又好吃,每天都要喂一颗苹果,因此身体十分健康,后来听说「强强」前几年往生了,我还难过了好一阵子。

  「强强」这条大麦町的特殊之处,在于牠把自己当成人类,坐要有自己的位置,当我去C小姐家中的时候,「强强」会吃醋地用脚掌踩住我的脚背不让我进门,或者靠在我旁边把我从沙发上蹭开,用一种睥睨的目光审视我,彷佛我的到来抢了牠在女主人心中的地位。

  而「强强」曾经在我们开车出游的时候,将那大脑袋放在我的肩膀上,当口水滴下来的时候,连我这养狗养了超过廿多年的女人也被吓了一跳,毕竟一张血盆大口在自己的脖颈旁边舔来舔去,会对一名技术不佳的女驾驶造成很大的干扰与惊吓。

  曾经在某一回的聊天过程中,我问C姑娘对於未来的计画,C姑娘告诉我:「以後谈恋爱对象如果不喜欢强强,那就乾脆分手好了!」

  「老大」则比「强强」带给我更大的冲击。

  此犬之名为「老大」,在於大丹狗除了个头在一般大型犬里面算是相当高大,性格也颇为跋扈,较之大麦町更为凶悍,当我去L小姐的家中作客时,「老大」对於我跟L小姐的互动感到非常吃醋,无论坐在哪里,一定要隔在我们两个女人的中间,就连我拿狗饼乾示好也没用。

  L小姐性格活泼,她曾经说:「那可是我的狗儿子啊!这个世界上什麽都可以交换,老大不能交换;这个家里什麽都可以缺,就是老大不能离开这个家!」

  心情不好时,我们这些爱狗的女士会经常问自己,是否自己有什麽而不是没有什麽;在这样的时刻,当一条狗默默接近脚边,提供一股无言的温暖与温情,我们就不会觉得自己被世界所遗弃。

  世界很大,机会很多,人生很短,我们都不想蜷缩在一小块阴影里,然而阴影每天都有,宠物或许就是我们生命中的一缕短暂阳光。

  「老大」是L小姐的命根子,但牠仅仅是一条狗,当L小姐觉得遇上生命中的真命天子那时,只谈了一个月的恋爱,两人便很快结婚了。

  婚姻的开始由男女双方决定,婚姻的过程由男女双方家庭决定,婚姻的问题或许不能由男女双方自己决定。

  L小姐在恋爱之初,她家的大丹狗「老大」就开始阴晴不定,只要约会回家,爱犬便发脾气不吃饭,不然就是故意在她约会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时候弄出一点动静。

  譬如:花盆翻倒了,高跟鞋不见了,丝袜破洞了……

  L小姐本来以为这是养宠物必然经历的过程,不能穿短裙,那就换穿长裤;家中什麽东西翻倒了,自然还有爸妈可以收拾;回来时家中爱犬无缘无故不理睬人,她也认为是偶发事件或狗食吃腻了,从没想到宠物同样能感知一些别样的气氛。

  结婚之後,L小姐和丈夫N先生一起住在他们的小天地,透天新居两层楼高,院子虽小但也花木扶疏,L小姐的爸妈出钱购置新居给这对新人,N先生很是感谢,而L小姐唯一的条件就是要带着那条大丹狗「老大」一起生活。#p#副标题#e#

  N先生有些不悦,他虽不讨厌大型犬,但认为那条狗太过於嚣张,而且对他隐有敌意,可是实际是怎样的情形也拿捏不定,那突兀的感觉同样说不上来。

  於是,结婚之後,那条在他眼里「神经兮兮」的大丹狗,不是天天尿尿在他的皮鞋里面,就是在他的毛脱鞋上大号,还有一次他怎麽也找不着自己常年使用的公事包,结果却在後院的土堆里面发现自己以为掉在外面、被咬烂的皮夹与公事包。

  每天晚上,L小姐都要跟那条大丹狗一同沐浴,只要一想到老婆跟一只狗躺在浴缸里面,有点洁癖的N先生就觉得不舒服,加上两人之间总横亘着电灯泡一样的大型犬,无论是坐沙发、看电视或想亲近老婆时,甚至连吃饭都是狗先享用,而L小姐还每天特地为「老大」设计食谱。

  N先生最呕的,还是夫妻刚刚过起蜜里调油的新婚生活,却每晚都得自己一个人睡沙发,让狗跟老婆躺大床。

  L小姐告诉老公:「我家老大一定要跟我睡,我也习惯了,你就忍一忍吧。」

  死狗有跳蚤麽?没有,大丹狗每天洗澡,而且是跟自己青春美丽的老婆一起洗。

  死狗乱掉狗毛麽?没有,大丹狗的毛很短,L小姐天天给狗使用吹风机,去哪里回来都给狗儿洗脚,还会使用热毛巾夜夜给大狗按摩,那条狗的待遇远高於这一家之主的男主人。

  古有怨妇,今有怨男——N先生是也。

  N先生对於自己的待遇连狗都不如,心里是非常不舒服的,因此他找了岳父母商量,说是刚结婚不久,最好过夫妻俩人的生活,希望老人家把那条狗给带回去,免得连孙子都没办法生了。

  在岳父母的考量下,还是决定暂时把「老大」带回老家,大丹狗百般不愿离开小女主人,岳父还用牛肉乾为饵时骗得大狗戴上嘴套,然後合力与女婿将这条狗五花大绑塞入後车厢,L小姐那天加班不知情,回到新家的时候才发现爱犬消失了。

  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L小姐有些哽咽,她说迄今仍觉得喉咙有点梗,这麽久了,想起来怎麽还是这麽难过呢?

  或许是那感觉太深刻,便是多年以後,依旧被那种受到隐瞒的感受深深刺痛,难以自抑。

  那天半夜,换了床单而终於能上床搂着爱妻的N先生,忍不住将脸埋在馨香的妻子颈畔,心里总算安定了一点,那晚对他而言可能刚开始美妙如天堂。

  半夜里,L小姐睡意朦胧地醒来,却发现老公摔在床边的地板上,原来是N先生掉下来的声音吵醒了她,於是问道:「怎麽了?」

  N先生揉着脑袋,幽怨地说:「你把我踹下床了!」

  L小姐也不知道自己会把男人踢下床,连忙抬起面孔笑道:「换了个人跟我睡,我可能有点不习惯,这大概是反射动作吧。」

  N先生上床继续睡,却不曾想,没过多久,抱在怀里的L小姐又不好好睡着,往床边一直歪去,这种景象令他十分委屈,而妻子还把被子都裹走了,害得自己半夜再度冷醒。

  过了几天,虽说没有再发生被踹下床的情况,妻子L小姐也终於习惯没有大狗伴在床上的生活,却不免老在半夜抢被子,L小姐的解释是:「狗的体温高,睡你旁边不够暖,所以我才会抢被子……」

  N先生愕然,低头看看自己,忍不住「嗤」一声笑出来:「原来是这样,哈哈,有什麽关系,我会让你更暖和的,你也在改了,至少已经没有把我给踢下床了。」

  L小姐看丈夫想板起脸的模样,知道是他体贴地逗自己,还是忍不住笑了。

  没有大丹狗「老大」的日子,两夫妻过得愉快起来,小孩也很快就怀上了,但是老家却传来噩耗,从小跟着L小姐一起长大的狗儿,却在回老家一个月之後忧郁地生病死去。

  L小姐很伤心,她时常会看着过去的照片流泪,或许这在旁人眼中属於怀孕症候群,但是L小姐说起这段往事,觉得「老大」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样,又听母亲说那狗回老家就不太吃喝,每天自己对着墙壁发呆,好像得了忧郁症一样。

  我听了她辗转说起这段往事,不免同样感到神伤。

  在我们的人生当中,可能找不着什麽能够长久相处的亲友,就像生命中有一些人与我们擦肩了,却可能来不及真正遇见彼此;就算有机会遇见了,却来不及相识;就算相识了,有时还来不及熟悉;纵然最後双方熟悉了,但仍不免得说再见。

  有时,我们遇不上能够贴心待在身边的人,那麽一条狗温暖的怀抱,也许就是当时的自己最需要的东西。

  若说相思成灾,未免太过矫情,L小姐亦没到非要闻着残留的大狗气味方能入眠的地步,只是习惯成自然,夜凉如水的时刻,怎能不想念原先紧紧圈住过的宠物呢?

  狗儿多温暖,乾爽的毛皮摸起来又多舒适,总比自己双手抱肩,钻在被窝中呜咽来得好些。

  当我们两个女人幻想过去的时候,N先生在旁边啐道:「你们两个少发神经了!」

  L小姐说:「感情也不过就是习惯某人或某动物陪伴的一种过程,也只有黑夜中能做回自己,天一亮,谁死了都得立即硬起心肠。哪有时间自怨自艾呢?所以顶多就偷偷怀念一下罢了。」

  我问她:以後是否还想养一条类似「老大」的狗?

  L小姐摇摇头:「每个女人都是自私的,从前一个人的时候我需要一条狗,以後有了老公和小孩,我就不需要了,因为我已经没有办法分心去疼爱别的狗了。」

  在某种层面是,我跟L小姐都始终有些死心眼,那曾经在我们的生命里占有一席之地的,只会是某一个名字,以及某一个温暖的怀抱。

  可能在适应下一种不同的温度之前,我们还是会如此自私,希冀能保有那早就习惯的温情,并且投射一种残酷的情怀,期盼能让自己过得满足又开心,直到能找着取代它的下一个对象为止。

  女人与狗的疯狂行为在家与狗做爱时发生卡住

  浙江嘉兴王江泾某离婚女子在家与狗做爱时发生卡住的事,狗狗的生殖器在她的阴道里拔出不来,该女子使尽了浑身解数,仍然无法分开,历经两天後,不得不拨打120求救,最後在嘉兴医生的帮助下才得以解困。

  关於女人与动物做爱的事,并非稀奇。中国古代的文字中早有记载,如清褚人获《坚瓠续集》引《文海披沙》说:「磐瓠之妻与狗交。汉广川王裸宫人与羝交。灵帝於西园弄狗以配人。真宁一妇与羊交。沛县磨妇与驴交。杜修妻薛氏与犬交。

  宋文帝时,吴兴孟慧度婢与狗交。章安史悝女与鹅交。突厥先人与狼交。卫罗国女配英与凤交。陕石贩妇与马交。宋王氏妇与猴交。」还说:「临安有妇与狗奸。京师有妇与驴淫。荆楚妇人与狐交……天下之大,何所不有?」

  可是这则新闻奇就奇在该女子与狗做爱时竟然卡住了,而且一卡就是两天。狗与狗交配卡住是很正常的事,这是由狗那话儿的特殊构造决定的。记得小时候,经常会在街头看到肆无忌惮交配的狗,於是就会与小夥伴用砖头砸粘在一起的两只狗。可是,越要赶开他们,他们却越链在一起,而且还不停地嗷嗷叫。

  人与人造爱被卡住的事,似乎很少听到,不过也不能排除。记得小学同桌女生的父母就有过一次卡住事件,最後两人被裹着抬往了医院。为此,我们常以此来笑话那个女生。

  女人与狗做爱被卡之事还真是第一次听到。我还特地在网上查了一下,从理论上来说,如果女人真与狗做爱,那麽被卡住是很正常的事。狗造爱的频率远远高於人,强度来的大,很容易使女人获得生理上的满足与高潮。

  而高潮一旦来临,那麽身体必然有极大反应,这种反应会使阴道急剧收缩。在收缩之下,狗的那话儿受强烈刺激後,位於前端的龟头球状海绵体立即充血并迅速膨胀,周径比原来增大1倍左右,於是被卡住、锁紧,以致无法脱出。

  但是一般只要射精後,就能拿出来,最多被卡一两个小时,没有听说有两天的。不过,也很难说,既然这个世界有女人与狗做爱,那麽为何就不能有被卡住两天的事呢?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 articles
您可能需要的产品Required products
相关问题Related questions
快速提问

无需注册,10分钟内回答

为您推荐Recommend
精彩图文Wonderful graph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