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入口  |   患者入口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免费咨询
10分钟内回复

妙手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两性健康 > 性私语 > 另类情感 > 今天父亲节,一直以来跟父亲的距离有多少

今天父亲节,一直以来跟父亲的距离有多少

作者: 时间:1970-01-01 08:00:00来源:互联网

  我一直感觉不到父亲疼爱我。他是那种大男子主义特别重的人,又不喜欢女孩子,他不止一次当着我的面说过:十个儿子不多,一个闺女正好!我曾经把这话想成有了我一个正正好,可我明知他不是这意思。他不知道他用调侃的态度说出的这句心里话对我造成的影响:哪怕避讳我一下也好呀!

  我是他的第一个好不容易得到的孩子,是个女孩,他肯定失望。他从来没抱过我,不过他也从来没抱过我的两个弟弟,他认为男人嘛,抱孩子那是女人的活!

  我小的时候像个皮猴子,常常有人跑到家里去告状,免不了挨揍,因此怕他。我长大后他还总结:别看你是女孩子,你两个弟弟都没你挨得揍多!记得有一次我闯的祸有点大,他拿了秫秸粗的木棍打(不打不好向对方交待),我死“肉”,再打都不跑。为此父亲更生气。过后他说:跑了。跑了。一跑就了。你为什么不跑?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跑,反正下次还不跑,揍死都不跑。母亲把我拽得踉踉跄跄地往远处拉,母亲松了手,我又跑到父亲跟前去,让父亲接着打。记得父亲气极,抡了棍抽,记得母亲在旁边呜呜地哭,而我,忍着疼痛睁了眼睛恨恨地看他!每挨一顿揍,我都好久不理他。

  等我长到十几岁上,他便为我买在当时很流行的呢大衣,买自行车,买手表……买我周围的女孩子都没有的东西,让我出尽了风头和满足了虚荣。可我依然感觉不到他爱我,我依然怕他!

  离开他的视线我才得以深呼吸!

  我有了自己的家,他过来看过一次,那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他晕车。我也没想让他来。他来,我会不适应,他也不适应。母亲告诉我,在三个孩子里,你爸爸最放心的是你了,脾气上来眼都能眍斜,到哪儿都不会吃亏的!#p#副标题#e#

  这是不是他在十多年之间,再不来看我的原因呢?

  这次父亲从别处得到我的消息,立马打过电话来,听到他的声音,我都没反应过来。他问:你怎么样?我忙答:没事!没事的!他说,正巧去市里开会,我拐过去。

  从他开会的地方到我家,需要坐半小时的二路车,再坐一小时的二十五路车。十多年没来,他又晕头转向的,我倒不放心了。

  果然,他坐错了地方,跑到离我家有二十里地的新工区去了。

  我终于知道,从他那里到我这里,虽然要以“百”公里来计算路程,可他的心,是时刻在我身上的,我风调雨顺,健康快乐,他安心,可我的生活只不过出了一点点偏差,他就坐不住了,冒着酷暑、忍着晕车,以六十多岁的高龄他“拐”了好几个弯要看一看我!

  父亲趁他在市里开会的当儿,拐到这里来看我。我知道父亲来的目的,他从别处听到我的生活出了点问题,他不放心我。

  我一直感觉不到父亲疼爱我。他是那种大男子主义特别重的人,又不喜欢女孩子,他不止一次当着我的面说过:十个儿子不多,一个闺女正好!我曾经把这话想成有了我一个正正好,可我明知他不是这意思。他不知道他用调侃的态度说出的这句心里话对我造成的影响:哪怕避讳我一下也好呀!

  我是他的第一个好不容易得到的孩子,是个女孩,他肯定失望。他从来没抱过我,不过他也从来没抱过我的两个弟弟,他认为男人嘛,抱孩子那是女人的活!

  我小的时候像个皮猴子,常常有人跑到家里去告状,免不了挨揍,因此怕他。我长大后他还总结:别看你是女孩子,你两个弟弟都没你挨得揍多!记得有一次我闯的祸有点大,他拿了秫秸粗的木棍打(不打不好向对方交待),我死“肉”,再打都不跑。为此父亲更生气。过后他说:跑了。跑了。一跑就了。你为什么不跑?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跑,反正下次还不跑,揍死都不跑。母亲把我拽得踉踉跄跄地往远处拉,母亲松了手,我又跑到父亲跟前去,让父亲接着打。记得父亲气极,抡了棍抽,记得母亲在旁边呜呜地哭,而我,忍着疼痛睁了眼睛恨恨地看他!每挨一顿揍,我都好久不理他。

  等我长到十几岁上,他便为我买在当时很流行的呢大衣,买自行车,买手表……买我周围的女孩子都没有的东西,让我出尽了风头和满足了虚荣。可我依然感觉不到他爱我,我依然怕他!

  离开他的视线我才得以深呼吸!

  我有了自己的家,他过来看过一次,那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他晕车。我也没想让他来。他来,我会不适应,他也不适应。母亲告诉我,在三个孩子里,你爸爸最放心的是你了,脾气上来眼都能眍斜,到哪儿都不会吃亏的!

  这是不是他在十多年之间,再不来看我的原因呢?

  这次父亲从别处得到我的消息,立马打过电话来,听到他的声音,我都没反应过来。他问:你怎么样?我忙答:没事!没事的!他说,正巧去市里开会,我拐过去。

  从他开会的地方到我家,需要坐半小时的二路车,再坐一小时的二十五路车。十多年没来,他又晕头转向的,我倒不放心了。

  果然,他坐错了地方,跑到离我家有二十里地的新工区去了。

  我终于知道,从他那里到我这里,虽然要以“百”公里来计算路程,可他的心,是时刻在我身上的,我风调雨顺,健康快乐,他安心,可我的生活只不过出了一点点偏差,他就坐不住了,冒着酷暑、忍着晕车,以六十多岁的高龄他“拐”了好几个弯要看一看我!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 articles
相关问题Related questions
快速提问

无需注册,10分钟内回答

为您推荐Recommend
精彩图文Wonderful graph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