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入口  |   患者入口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免费咨询
10分钟内回复

妙手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天地 > 单身生活 > 情感亲启:女大学生的性爱之初体验

情感亲启:女大学生的性爱之初体验

作者: 时间:1970-01-01 08:00:00来源:互联网

  记得初三时,一个优秀的男孩对我很好,我也慢慢地喜欢他,但我不敢谈这些,拒绝了。我想还要高考呢,以后再说吧。虽然如此,我一直静静地关注他。上大学后,他告诉我他有女朋友了。但我已经不知不觉地陷入了这场感情中。

  大一暑假,在他来看我的三天里,我把初吻给了他。后来三年里,我拒绝了一切男孩子。身为天蝎座,天性里具有双重极端性格的我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以后找个心心相映的爱人,在婚夜里,把贞操给爱人。

  毕业后,我留在城市里,找了份看起来还不错的工作。这是刚新创立的单位。试用期很辛劳,但我的成绩不错。工作后的寂寞空虚常让我感到肩膀单薄,心情孤寂。一个偶然中,一个同进来的男同事进入了我的心灵。他是我喜欢的那类男性,也许是画漫画的缘故,他有一张孩子相。我很相信他。我们迅速开始了交往。他家在这个城市的另一端。在进这儿之前,他曾在另一个城市独自闯荡了二年。这之前没有任何社会经历的我并没意识到这段经历有什么意义。他是很辛劳的,我想我要好好爱他,想办法帮他实现出书的目标。他常对我灌输一些爱要放开的思想,不想结婚的观念。他说现在男人对处不处女根本不在意。这和家人以及我一直以来的理念是相背的。我在半信半疑前接受和反驳,和他有一些小矛盾。

  我们交往的第一个星期后我曾临时到他家去玩过,他父亲和妹妹在家。为了方便工作,他在单位四周租了房。进住的第一晚,他叫我过去。我去了,我渴望和爱人相拥而眠,我不喜欢一人睡觉的凄清。但我并没打算发生性关系。他在床上提出要求,我不愿意,很紧张,他无法进入我的身体。我因此暗暗兴奋,因为我还是想在婚夜时再付出贞操。我按他的教法用别的方式尽量满足他的需求,但我无法答应口交。这让毫无实际性经历的我感到恶心。

  半个月后,他提出分手,我没法不答应。繁碌的工作让我暂时忘了心里的伤痛。那时我本能有过寻死的念头,但理智没有让我这样做,我为我的父母负责,我是独女。因为家不在这个城市,好友四散在全国各地。繁碌工作后的些微闲余时间里,我没处可去,学会了上网,疯狂迷上了聊天,把平日积存的心理感受一股脑儿告诉生疏人。倾诉和生疏人的安慰让我有些微的平静。

  我那时是理智的,刻意避免网恋。我还是想对自己负责,对父母负责。分手后,我们仍是同事,仍在相见,接触。我得装得若无其事。我们原来的交往因为隐蔽得较好,单位里少有人知道我们真实的关系,仅以为我们是关系相当好的朋友。四个月后,我得知他和他的女助手同居了。我心里有一种疯狂的感觉,我记得他有一次开玩笑说过,把他的女助手勾上手太没挑战性了。就在知道后的两三天里,他摇着头叹着气对坐在电脑前的我说:“你太保守了。”转身前,他嘟哝着甩出一句:“老处女”。我没动,但心里有一种天崩地裂的震动感觉。后来我想,那时坐着的我好象风化的岩石,表面或许没有任何改变,内里实际已经有四分五裂的裂痕。

  从小,学校的老师,亲戚邻居到现在单位的领导对我的评价都是单纯。实际上,这只是我天生双重极端性格中的一面,仅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出的一面。

  我现在仍认为我那时爱他,因为他给我的伤害让我感觉“摧心肝”。同时,单位里有一些不知情的男同事仍对我很好。半年后,总部一个元老的独子也成为我们的同事。他比我小三岁,和我们同部门。他第一次见我,就当面称赞我漂亮。我很明白他的想法。后来的接触中,他又断断续续地说以后要让我实现所有的梦想,他所能接受的女朋友大他不超过三岁。他是个很有头脑的男孩子,和与我分手的男友的关系也相当不错。我感于他对我的好,坦白地告诉了他我和男友的一切。他很吃惊。不久在一次结伴外出办公时,他对我说,希望我成为他的女友。我没法接受,没感觉。后来他和另外一个一直关系不错的女同事谈恋爱了,这个女同事大我两岁。#p#副标题#e#

  不久后一次,在办公室里,这个小我三岁的男孩子(也许是)在我位置旁边和与我分手的男友用嘲笑的口气说了句:“老处女”。他们也许并不是在说我,因为他们并没有看着我。但我听到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讥笑不是非处女的女子。这让我联想到第一次听到前男友用责骂的语气说“老处女”的情形。我很难受,但我不能形于外表。

  我很苦闷,我不明白是为什么。我问另外一个男同事是在不在意爱的女人不是处女。他说,假如他所爱的女孩是真心爱他,就不在意。同时,我母亲和最亲的表姐却在电话里警戒我,结婚前不要和男人发生任何性关系。我很累。

  在网上聊天,不少人喜欢我,因为我礼貌的同时也放开了活泼的天性。他们不知我性格中的另一面。我在网上用有分寸的玩笑释放苦闷,忘记烦恼。但下网后还是有解释不清的问题,没人给我确切的回答。这些心结也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我天天都可以看到前男友!但我又不能放弃掉这份工作。那时真是想死。

  这时一个工作中接触的男人表明了追我的势头。他做旅行行业。他不是本地人,很有能力和想法,有些小钱。但他的知识实在太少了,修养方面严重不足。但他心不坏。心很灰的我那时常在工作后接到他的邀请。他介绍他的表妹熟悉我。那是个很好的女孩。他们的关心使我感到一些暖和。他在任何可能的时候表现对我的关心:上街总要求帮我拎包……甚至到他表妹那儿玩的时候,睡前,他要求帮我洗脚,倒洗脚水。我心里已经感动得不得了,但我下狠心全拒绝了。我不想欠他情,因为我想我无法给他爱。有时候我也犹豫:算了,就这样吧,我很累了。

  国庆单位放假,我又接到他的邀请。他表妹的男友来汉,要我过去一起玩。那晚,他表妹和男友住酒店。深夜,我和他一起回到他和他表妹的租间。我睡他表妹的房间。睡下后,他进来了,坐在床边央求我。我窝在被里没有理他。他抱住我,挤进被子,说只想抱着我睡会儿。我犹豫了一下,没有阻止。一切将要发生时,我没有阻挡住他,我承认我一时心软,没抵住诱惑。刹那的疼痛感让我清醒,我痛苦的表情让他不敢再有所举动。我果断推开了他。

  我威胁他若不回他自己的房间,我马上离开。他无奈出房间后,我发现擦拭了下体的卫生纸上有一块指甲大的殷红的血。我很害怕。

  清早,我先醒了。天蒙蒙亮,我穿好衣服就悄无声息地出了门。我已经不知该如何面对一切了。我怕他醒后追来,打的冲到火车站。上了回家的列车才松了一口气。

  请答应我歇口气,虽然已经是过去,这一幕让我永不堪回首。国庆在家,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我不去想过去发生的任何事,在亲情中,我紧张的心渐渐放松。

  国庆假期结束,我回到单位。他不折不扣地四处找我。我整天不敢出办公大楼,因为他在那里守着。他打我的呼机,打办公室的电话。我要接电话的同事说我不在。那时我的心只感到怕死了。#p#副标题#e#

  12月中旬一个夜晚,他邀我到咖啡馆坐坐。那是公共场合,我没有拒绝。在那里,他说了一些话后,向我求婚,许诺给我很好的生活。我又难过又好笑。难过是因为我没法爱上他,虽然他是真心。好笑是我不爱的人向我求婚,我爱的人曾称不结婚。

  这时,我在网上熟悉美院的一个大我四岁的研究生,发现他和我同属一个地区,是老乡。我们几乎没聊过,只打过一两次电话,然后相邀去大学跳舞。倦怠的我在心里有一种隐隐要发生什么的感觉。见了面后,其实并没你所想像的一见钟情,他不是我所喜欢的那种开朗的男性。但也许是相同的倦怠感吧,我们走到了一起。做爱之前我问他,假如他在不在乎处女。他说无所谓。我告诉他我是第一次。说这话时我不觉得羞愧,也没觉是撒谎。因为这确实是我主动的第一次。我没有阻止他的任何行为。我忍住了疼痛。我希望平平静静地象旧式的夫妇,慢慢和他进入感觉。

  他睡后,我看到擦拭过的卫生纸上有一丝很浅淡的血痕。早上起来后,我们一起清理床铺。我注重到他的神情:在掀起被子的时候,他认真地看了一眼床单。

  床单上没有血。

  所有代表了处女的血色标志,只有我自己看到过。

  从那刻起,我已经完全离别了生理上的处女期了。那天是2004年1月8日,我23岁生日两个月后。

  我没把那个研究生非凡当回事,我后来就一直只凭本性做事。后来我还去过他那儿两次。每次都是星期六上完夜班后,11点钟赶最后的公汽过江。看着他在大门口等我,心里很安定,象归巢的倦鸟。心里同时有个声音:他是一个情人。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未来,甚至很少谈各自当时的情况。我只能听天由命。

  第二次深夜他打我的呼机,因为要上夜班,我不太想去。他说这是过年回家前的最后一次见面,要我过去。做完夜班的我在严寒的街头赶车时,心里有一种悲悯自己和飞蛾扑火交织在一起的希奇感觉。这一切都不太正常。我想,一切都倒过来了。我觉得自己已经成了感情上极虚弱的人了。也许也不是,我没法解释自己的心理。

  那晚到后,他忽然胃极度疼了起来,无奈中,我扶他打的去医院。他不停地呻吟着。我尽力扶着高我近一头的他走进医院。自己掏钱在深夜的医院里上窜下跳地挂号拿药,安慰他。折腾了两个小时,打了针后,他的胃疼才有所减轻。我又扶着他的回他的单身小房。看得出,他似乎有些感动,后半夜,他极尽温存,想让我感到愉悦。这不是我认可的爱和感激的方式。但我也不能拒绝。我学习接受他的方式。谁知道这是不是爱呢?也许仅是一个孤独的男人表示感激的方式?

  此夜过后,他回老家了。那时是他毕业前夕。他从没告诉我他要到哪里,做什么工作。我在电话里简单问过两次,他没吭声。我也没再问了。听天由命吧,我对自己说。其实我根本不爱他,只是一种对同样的孤寂者的悲悯感吧。

  春节假期,他没打过我的呼机。我对他抱过希望,这是我第一次主动付出身体的男人,即使我在感情上对他非常淡漠。同时我也有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在和他发生关系之前,我已经做好接受没有任何结果的心理预备。所以对于他的悄无声息,我没有非凡感到难受。

  上班后不久是情人节,他给我打呼机祝我快乐。我心里有一种对自己讥讽的笑:我们只是情人。上班后的第一个星期六,他在电话里说想我,要我过去。这是第三次。这次,我仍然过去了。我在做践自己的感情。那晚他给我看国外黄色影碟,这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看这种碟子。进里屋后我问他春节时是想我的身体还是想我的人。他不否认是想我的身体。我看见心里的我露出一丝残酷的笑。

  我感觉着在我身体上的他激动不已,心里只觉好笑。后来他要求口交,这之前他曾教过我。可我没一点感觉,一口气上来,我告诉他,就是因为口交,我才和前男友分手的。他没吭声,没有再碰我。我也平静地睡下了。早上仍如从前一样,没吃早饭,他送我上了公汽就离开了。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 articles
您可能需要的产品Required products
相关问题Related questions
快速提问

无需注册,10分钟内回答

为您推荐Recommend
精彩图文Wonderful graph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