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入口  |   患者入口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免费咨询
10分钟内回复

妙手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资讯 > 社会新闻 > 17岁的少年李梦南为什么杀哈医大王浩,李梦南的人生

17岁的少年李梦南为什么杀哈医大王浩,李梦南的人生

作者: 时间:1970-01-01 08:00:00来源:互联网

  西红柿讯: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3·23血案”发生已近一周,该案造成医务人员一死三伤,其中死者王浩年仅28岁,是在读硕士研究生,在哈医大一院实习,此前已获得就读香港大学博士的资格。一个年轻并具有美好前途的生命就此陨落,令人扼腕。

  与各界充分关注医生之死,社会为之哀悼相对应的是,案发至今一周,行凶者李梦南的相关背景等始终未被充分披露,他为何做出如此残忍举动?他数次求医的背后有何隐情?对以上问题,哈市警方及李梦南曾求医的哈医大一院和哈尔滨市胸科医院三缄其口,以保护当事人隐私为由拒绝透露任何信息。

  记者日前走访了哈市相关知情人,并采访了李梦南远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鄂伦春旗的家属,初步了解到了这17岁未成年少男的灰色人生轨迹。

  多次问医

  出生于1994年5月末的李梦南,家住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鄂伦春旗大杨树镇。三岁时,父母离异,此后父亲又因为刑事犯罪入狱服刑,是由爷爷奶奶拉扯大的。

  李梦南的爷爷李禄是当地煤矿工人,现年62岁,已退休,工资微薄,刚退休时一个月收入才五百多元,至今也才一千出头。李禄患有胃癌,为了治病,家里举债求医,已是家徒四壁。

  李梦南的叔叔告诉记者,李梦南“从小就很懂事,不打架,也没跟任何人口角,从来都没有(惹麻烦),管片民警都知道”,根据其家庭情况,居委会还给他办了一个低保,一个月有100多块钱。弑医血案发生后,当地派出所、居委会以及邻居都无法相信这居然是李梦南做出的。

  据记者了解,李梦南在2010年腿部出现病发,走路有问题,当时家里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由于附近没有好的医院,而从大杨树镇乘火车九个小时可以直达哈尔滨市,所以家里筹钱让他去哈医大一院看病。李梦南自己也很想早点把身体治好,以便外出打工挣钱,为家里还债。

  李梦南的叔叔告诉记者,李梦南2010年第一次去哈医大一院求医,并未得到确诊,当时是按照滑膜炎(一种多发性的骨关节疾病,主要发作于膝关节等有活动的部位——编者注)来治疗的,但吃了药之后并不见好,而且越来越严重。不得已,2011年4月,李禄带着李梦南,爷孙俩再次奔赴哈医大一院问诊。因为买不起卧铺,他们只能忍着病痛在火车上熬一宿,第二天一早到了哈市就直接上哈医大一院看病。

  这次求医确诊了李梦南是患有强直性脊柱炎(一种慢性炎性疾病,临床主要表现为腰、背、颈、臀、髋部疼痛以及关节肿痛,严重者可发生脊柱畸形和关节强直——编者注)。

  李禄告诉记者,确诊之后医院安排李梦南住院治疗,当时使用的药有“类克”(一种治疗强直的特效药,但有诱发感染的副作用——编者注),李禄记得是打过两支类克,其他还有一些药。在哈尔滨住了十七八天之后,2011年5月10日再去复查,这时候李梦南却突发高烧,经过医院检查,是肺结核和结核性胸膜炎。哈医大一院大夫让爷孙俩去专门收治肺结核患者的哈尔滨市胸科医院治疗。在胸科医院,李梦南被确诊为肺结核。

  李禄说:“我们没有住院,也没有开药,哈尔滨花销太大,我们就回呼伦贝尔了。在哈医大一院住院期间,花了1.95万元。”李禄对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怀疑:“孩子得肺结核就是打类克这个药打出来的,我们家族没有肺结核史。孩子之前也从来没有得过这个病。”

  回到呼伦贝尔后,李梦南在爷爷陪同下,到当地的扎兰屯医院住院治疗肺结核,住了好几个月。李梦男的叔叔说,扎兰屯医院判断李梦男肺结核已经痊愈后,李梦南于2012年3月22日再一次登上火车奔赴哈尔滨治疗。

  但谁也没想到,李梦南的这次出行却走上了不归路。#p#副标题#e#

  血案发生

  据记者了解,李梦南和爷爷李禄住在哈医大一院急诊科隔壁铁岭街上的一个非常狭小的私人旅馆。半地下,房间是一个个的格子间,很小。爷俩住的是一晚上50元的房间,屋里只能放下两张床。

  旅馆老板娘告诉记者,爷俩来过两次,上一次是去年住院期间,这一次是3月23日当天。老板娘称,李梦南这孩子看上去很内向,不怎么说话,很乖的样子。

  据记者了解,当天早上,爷孙俩坐一夜火车到哈尔滨,就直接去了哈医大一院。因为以前住过院认识人了,没有挂号直接就去住院部找大夫看。但大夫说先要看好肺结核。

  于是爷孙俩就去胸科医院,在那边拍了片子,然后回到哈医大一院,结果接诊大夫说病历本上没有胸科医院医生的医嘱。没办法,李梦南只好自己又去胸科医院,爷爷李禄则去了旅馆办手续住宿。旅馆老板娘也向记者确认是下午两点半入住的。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当天下午三点多,爷爷和李梦南来到哈医大一院5号楼5楼的风湿免疫科(住院部)。大夫郑一宁说,看了片子治疗效果不错,但没有完全钙化。让他们先回去修养三个月再来看。爷爷和李梦南不愿意,觉得跑来跑去很麻烦。郑一宁表示自己没法做主,得问一下主任。带着爷爷到了副主任医师赵彦萍的办公室,但没让李梦南进去。

  赵彦萍看了片子,问:现在还疼不疼?爷爷说不疼了。赵彦萍说,那就没必要用类克药了,这个药是生物激素。整个过程赵彦萍没说多少话,双方交流正常。李梦南也没什么异样。

  爷孙俩回到了旅馆,李禄让李梦南喝了一袋奶。李梦南自己就单独出去了。

  旅馆老板娘告诉记者,下午四点多,李梦南从外面跑进来,两手都是血,身上也有。她奇怪问道:“怎么到这了还打架呢?”

  李梦南跑进屋子对李禄说了一句话:“爷爷,我把医生拉了!”

  据哈尔滨方面的官方口径,3月23日下午4时许,李梦男购买一把水果刀,来到风湿免疫科医生办公室,对四名医务人员行凶。实习医生王浩离门口最近,不及躲闪,被刺中颈动脉,后因伤情过重,不幸死亡。其余3名医务人员在躲避和搏斗的过程中不同程度受伤。李梦南在行凶后欲自杀未果,逃至一院急诊室包扎伤口时被民警抓获。

  案发后,李梦南的病历已经被警方收走,案件以及病历等相关细节至今未被披露。

  3月27日下午三点,哈尔滨医科大学为王浩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全国政协委员、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中华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分会会长凌峰专程赶到哈尔滨,代表神经外科分会参加王浩的追悼会。

  凌峰告诉记者,一个优秀的医学硕士毕业生,未来得及实现自己的理想,壮志未酬,就死于这样一个血腥事件,非常令人痛心,愤怒和难过。

  凌峰同时也表示,李梦南的生活境况也确实令人同情,弱势群体,没有钱治病,(漠视)这些人应该是国家的责任,国家关怀不够。

  她说:“在这一时刻,我们不仅要寄托哀思,还要强调,医学是一门科学,医生不是神,不能主宰生死。医生只能尽心,不能尽意——尽患者之意。只有认识到这一点,医患之间才可能有共识。才可能共同面对疾病。”

  她希望全社会形成这样一个共识,“伤害医生等于伤害患者自己!”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 articles
您可能需要的产品Required products
相关问题Related questions
快速提问

无需注册,10分钟内回答

为您推荐Recommend
精彩图文Wonderful graph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