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入口  |   患者入口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免费咨询
10分钟内回复

妙手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两性健康 > 性技巧 > 其他技巧 > 爱情面前纵然再美丽,未经得起钱的考验也只能分道扬镳

爱情面前纵然再美丽,未经得起钱的考验也只能分道扬镳

作者: 时间:1970-01-01 08:00:00来源:互联网

导读:他的衬衣上,仍然有毒药香水的味道。内裤上,还挂了一根长长的卷发。我沉默着把衬衣的香水味洗成汰渍的柠檬香,我把内裤和头发一起扔进垃圾筒,换上了新买的CK。

老公内裤上有小三的长卷发

老公内裤上有小三的长卷发

从医院出来,已是这个城市的万家灯火时。

我匆忙地上了一辆出租车往家里赶,几天未拖的地板,洗衣机里未掠晒的衣服,杂乱的客厅,还有昨晚吃完晚饭后未收拾的餐厅与厨房。我不能不想这些。一个主妇的全部生活内容,便是这样。

塞车。我无聊地从车窗玻璃里的自己的脸,有些变形,可仍有清晰的憔悴。一个女人一旦憔悴,便有说不出的老。

原本我只是看着玻璃反映出来的自己暗淡的脸,出租车外的世界,红男绿女,纸醉金迷,皆与我无关。我只是想,今天朱明加班,我是不是能赶在他回家之前,把家收拾好,然后为他做一碗他喜欢吃的面。

车窗外,是一个餐厅。临街的窗边的位子坐满了人。很多人喜欢在临窗的位置吃饭。我一向认为这是一个很愚蠢的行为。吃饭始终是一件的私密的事情,吃相,或者是一起吃饭的人,都是自己的隐私。特别是一个男人带着妻子以外的女人吃饭的时候,更是不应该坐在临窗的位子上,因为这样,很容易被坐在马路上某一辆车里的妻子看到,难免东窗事发,引出严重后果。

“一个女人从我前面的那辆车里打开车门飞奔入那个餐厅,先是一把掀开了临窗一对情侣面前的美味,然后抓住女人的头发,几个耳光扇过去,那小妞都蒙了。那女人人咒骂声可真高呀,我在车里都听得到呢。狐狸精,娼妇,不要脸,呵,骂得可难听了。那小妞估计死的心都有了。其实,她应该骂她的男人,因为出轨这件事,男人应该负主要责任。朱明同学,你说是不是?”朱明坐在我对面,呼噜呼噜地吃面。我一边给他调多点酱料,一边给他讲刚才在马路上的见闻。

“嗯。老婆同学,再给我来一碗。”朱明对我说的见闻似乎兴趣不大,倒是胃口好得很,破例多吃了大半碗面,吃完还私毫不吝啬赞美:“张小茜同学做的炸酱面简直就是天下第一。”

朱明的赞美我微笑着收下了。朱明衬衣上的毒药香水味,我也沉默着洗干净了。刚才在车窗外那家餐厅的混乱中看到朱明揽着那个女子的腰匆匆离开的印象,我也假装忽略了。

半夜,朱明恶梦惊醒,问我:“如果我出轨,你会原谅我吗?”

我说:“你怎么会出轨?”朱明放心地睡了。我未眠,朱明的梦话里叫的名字不再是我。我得承认这个事实。

“明明又没有来?”婆婆问完这句,便拉长了脸。她的宝贝儿子在她住院一个星期里,除了第一天抽空来看了一次外便再没在医院出现过。

她赌气不喝我煲的汤。我只好像哄个孩子一样哄:“我想了一个办法,让他天天来看你。你喝完这碗汤我就告诉你。”

据调查称,离婚率高的一个大因素便是婆媳关系恶化。幸好,我这个全职主妇倒是很得婆婆的欢心。上个月,一个女友的丈夫有外遇,女友痛定思痛之后本想选择原谅,可她婆婆跳出来说话了:要不是你不好,我儿子也不会有外遇。女友气得差点吐血,死活离了。这一点上看,比起我那些婚后为婆媳关系头痛不已的女友们,我当然是很幸运的。

我可不想像女友那样,离婚后日夜与寂寞作伴不得不把自己变成一个工作狂人。我与婆婆商量好,决定骗朱明说婆婆需要一大笔钱动大手术。朱明是工作狂,但也算是孝子,不可能坐视不管。

凌晨一点,朱明才回。我没给他煮面。我坐在梳妆台前对着几张存折落泪。今年朱明开公司,我们把所有的钱都投了进去,家里三张存折加起来,还不到三万块。朱明听说婆婆要做大手术,也慌了,抱着我安慰:有我呢。有我呢。#p#分页标题#e#

他的衬衣上,仍然有毒药香水的味道。内裤上,还挂了一根长长的卷发。我沉默着把衬衣的香水味洗成汰渍的柠檬香,我把内裤和头发一起扔进垃圾筒,换上了新买的CK。朱明说新内裤真舒服。我说:有点贵呢。朱明心疼地抱抱我。

一整晚,朱明辗转难眠。好不容易睡去,却大喊大叫地醒来。他满头大汗地问我:“我说梦话了吗?”

我说:“没有。你很少说梦话。”

我撒谎了。其实朱明是经常说梦话的。今晚他喊的是:“香香,不要逼我!不要逼我!”

谁是香香?

每天下班后,朱明都会抽空过来看婆婆。婆婆心里当然很高兴。可嘴上却更呻吟得起劲儿了。那个主治医生,是婆婆的熟悉人,也专门找朱明谈过:必须尽快手术。

我知道,因为公司正在发展,这一笔说少不少的手术费朱明一时半会是拿不出的。他只有去借。找谁借呢?他的两个最好的朋友一个刚买了房,一个也是刚在股市赔了一笔。他绝不可能向客户借钱。

我们借钱的时候,通常都是向我们最亲近的人借。除了我之外,与朱胆最亲近的人是谁?那个在他梦里出现的香香吗?这个念头在我心里张狂,婚姻要考验的,便是我的忍耐力么?

我未想到香香会约我见面。

我承认我很紧张。这个女人既然能约情人的老婆见面,肯定是做足了准备。呵,我还当天下只有自己聪明。想必就似我很了解香香名叫许香织曾经是朱明的初恋现时是朱明的情人也是合伙人一样,她也很了解我是朱明结婚五年的太太,一个时时为了讨丈夫的欢心而步步为营的全职主妇。

朱明怎知,他自以为两个互不相干的女人已经在背地里暗战无数,此刻,已经到了最后关头。象牙白的宝姿套装衬得我的脸色光滑,我没有发胖,我只是有点憔悴。但这更让我看起来有点楚楚可怜。坐在我对面的女子,容光焕发,美目流盼。她的笑容,得体到得意:“张小姐,我是许香织。”

你听你听,她明明知道我是朱明的妻子。她不叫我朱太太。她叫我张小姐。她一个称呼,就想将我与朱明五年的婚姻关系轻松抹杀。

“我听说,现在朱明遇上了经济上的困难。”她在炫耀她与朱明的关系不一般。

“我告诉他,如果他和我结婚,我就帮他。”她在说出她约我的目的。

我终于抬头,看着她美丽得完美无缺的眼睛,我轻轻地说:“你这样年轻,这样漂亮,这样有能力。为什么要嫁给一个连母亲生病都要向你借钱的离婚男人?”

她沉默小半晌,缓缓站起身离开。我的手心,汗湿津津。我庆幸,我反击成功了。

朱明这几天明显变得非常沮丧。婆婆也看出来了,说:小茜,这是不是骗他骗得有点过份了?我向她保证我一定会处理好。婆婆便安心地享受朱明的嘘寒问暖了。

晚上回到家。朱明问我:“老婆,如果我们因为钱而分开,你会恨我吗?”

我没有笑他问得很愚蠢,我说:“我们不会分开的。”

朱明笑得很虚弱。我的心也很虚弱。他动摇了。

朱明洗澡的时候,我用他的手机发短信给许香织:“一个不肯借钱给我女人,我为什么要娶她?”许香织显然也回得很生气:“一个连区区十万都拿不出来的男人,你以为我会嫁给他吗?”这样的短信,朱明看了一定会很生气。所以,我把它们都删除了。

然后,我对洗澡出来的朱明说:“刚才我打电话给我爸我妈了,我哥也能帮我拿一点。加上我们的存款,也够了。”

朱明紧紧地抱我:“谢谢你。”

我轻轻地叹息:“现在借个钱真难呀。谁对你是真心,一提钱,就全清楚了。”

良久,听到朱明重重的叹息:“唉,是呀。”

安排婆婆的假手术那天。刚巧那天朱明见重要客户走不开,我和婆婆都松了一口气。维持任何谎言,包括善意的谎言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晚上,朱明匆匆赶到医院,对我细心照料婆婆很是感激。#p#分页标题#e#

晚上,他说:合伙人起了疑心,他打算贷款自己做。我把两张房产证和自己的私章交给他,笑说:“我相信朱明同学一定是成绩最优秀的。”朱明笑了,笑容里是感动,也是如释重负。

一个月后,婆婆康复出院。朱明的合伙人许香织正式退出公司并且离开本城。当爱情遇到金钱,人人平等。付出多少,就会有多少,没有付出就不会得到。朱明从来不是愚笨的人,一个在他最困难时不愿伸出援手的女人,纵然再美丽,也只能分道扬镳。

或者,当初朱明与她,也是相爱的。否则不会生起要与我离婚的念头。只是,他们的爱情,未经得起钱的考验。我应该庆幸,他们的这个未经得起。

一两年之后,朱明陪我看电视。一个节目主持人这样问一帮男观众:一万块买你的妻子,你卖不卖?所有人都摇头。主持人又问:十万块买你的妻子,卖不卖?一半的人摇头,四分之一的人在沉思,大概在想,十万块可以做什么?主持人又问:一百万块买你的妻子,卖不卖?一半以上的人沉默不语。

主持人继续:一千万买你的妻子,卖不卖?十之八九的男人都在盘算一千万可以实现的梦想了。主持人仍不想放弃:十亿买你的妻子,你卖不卖?这时候,只有一个男人摇头了。主持人问那个男人的妻子:感动不感动?那女人这样说:如果有一个男人肯出十亿买我,那么他一定很爱我。是否感动,不言而表。

朱明说:千万不要用钱考验爱情。一脸深有同感的感慨。

我笑了笑,假装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有过一些什么样的暗涌,我已不打算去仔细翻究,我不想考验爱情,更不想考验我和朱明的婚姻。我只要现时这样,现世安稳,生活静好。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 articles
您可能需要的产品Required products
相关问题Related questions
快速提问

无需注册,10分钟内回答

为您推荐Recommend
精彩图文Wonderful graphic